山西日报饮食休闲和新视域联袂服务社会 : :今天是: 设为首页

关注TOP50排行榜
1
画眉鸟眼水图解[[12-10]]
2
我们都爱笑:陈浩民遭整蛊笑料[[06-18]]
3
我们都爱笑:狐狸姐比武招亲敖[[04-30]]
4
快乐大本营:俞灏明任家萱短信[[02-27]]
5
我们都爱笑:关智斌颖儿情侣智[[07-23]]
6
保德县企业肆意排污 监管部门[[06-25]]
7
忻州保德县:无名“硅钙”厂排[[09-16]]
8
视频: 2008年北京奥运会[[05-17]]
9
我们都爱笑:金世佳遭整蛊献吻[[07-16]]
10
我们都爱笑:乔任梁电梯搭讪女[[05-07]]
11
《我的校花妹妹》主演: 王博[[08-22]]
12
“维稳”出状况:上访者竟成劳[[12-18]]
13
我是演说家:梁植致敬邓稼先 [[07-09]]
14
自然传奇:史前公园 1[[08-02]]
15
[亚运会]宁泽涛 孙杨亚运男[[02-04]]
16
“守逾相宜”国民意识自觉性[[05-21]]
17
“国字号”央企:中国高官的自[[10-17]]
18
“布衣韩寒”:身遁体制也挨枪[[08-26]]
19
《暴力行动:飞夺运钞车》主演[[02-11]]
20
快乐大本营:佟大为耍心机 邓[[02-13]]
21
[拳击]WBA/IBO中量拳[[11-24]]
22
民族要复兴:重中至重在路径[[03-25]]
23
动画恶搞阿尔巴尼亚队 门将扑[[06-16]]
24
临县安业乡:敢趁不备越民宅 [[05-11]]
25
“囤房族”不死难“复兴”[[03-25]]
26
“民生意识style”:泰山[[05-24]]
27
攸关国家民族存亡:中国势将动[[03-29]]
28
优酷全明星:闫妮爆笑讲述呆萌[[07-04]]
29
愿景百年:为何竟能今同昔?[[01-21]]
30
《猫城记》:记述的为何皆人事[[01-25]]
31
视频:老板嫖娼令员工望风 遇[[03-08]]
32
特警力量[[01-14]]
33
中国星跳跃:三美同台黄圣依杀[[02-20]]
34
天天向上:制片人专场 唐嫣谈[[01-28]]
35
我们都爱笑:李易峰 肖旭爆笑[[04-05]]
36
视频-Hot Sauce20[[12-27]]
37
人民时评:人们何以“仇富不仇[[03-07]]
38
我们都爱笑:小沈阳化身锦衣卫[[06-04]]
39
捕捉鲶鱼的几种方法[[09-21]]
40
中国好声音:那英队四强全是美[[05-28]]
41
中国最强音:章子怡示爱选手 [[01-29]]
42
自然传奇:史前公园 3[[08-02]]
43
天天向上:五周年庆周笔畅回娘[[02-12]]
44
壹周立波秀 词说2013 债[[03-04]]
45
我们都爱笑:锦荣遭美女献吻羞[[04-24]]
46
东莞连发疑似中毒事件食药监局[[11-28]]
47
妻子的谎言[[12-16]]
48
百变大咖秀:谢娜饰茜茜公主 [[02-25]]
49
忻州保德南河沟乡:救命口粮无[[04-23]]
50
时势造“奇才” 上帝都无奈[[11-28]]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井者言天 >> 阅读文章
“维稳”出状况:上访者竟成劳教犯
——煌煌盛世咋就迷失了是非观?!
来源:新视域 作者:程雨  发布时间:2012-12-18 查看次数:19602    [参与评论]
“十八大”载誉着十年“辉煌成就”、与欲意一扫无论是认识还是体制上,一切不利“科学发展”之障碍的无尽自信,刚刚落幕,媒体就接二连三地曝出了诸多上访者,被籍地公安局捉缉进劳改场所的超常事件。这些由《新视域网》——“舆网打尽”栏目曝出的猛料:“八旬老翁进京上访被劳教”、“母亲来京看读研孩子被遣回老家劳教一年”……那一连串的惊世骇闻,说什么都不应该与盛世和谐相关搭界、且又恰恰地相缠相绕的怪象,给谁都是无法理解的现实谈资笑料!
倘再悉心感悟那些令人闻之心颤色变的超常事件,说到底,那超常之所在,全在于一个“仅因上访,尤其是进京上访,就遭遇到了全被公安局,缉押回原籍劳教的不幸结局”。由此,留给芸芸百姓的明显感觉俨然即是:在共和国那煌煌的宪法之上,好像何时曾经昭然彰显过“严厉禁绝百姓上访、上访就是公然犯法、就要被拘押、就成劳教犯”的法律与法条!当数度搜肠刮肚、劳心费神地仔细询查之后,那不失呆傻的大脑,才终于找到了“上访是人权、上访不违法”的明确答案。随之,亦更由那不失自信的牢牢记忆之深刻提示、以及“不算太靠谱感觉”中“朦胧常识”的导引,外加天然“好公心”的紧紧迫使,说什么都欲依理性判析的原则,条分缕析地将此类超常现象弄弄清楚,以便尽可能地给因上访即被“劳教”者、及那些潜在的“上访者”,还上一个“法制”社会的公道、找出一个社会主义社会的明白:
上访遭拘为哪般?
“上访”,作为现代时空下“冤屈”的一个代名词,这一由司法不公所引发的客观社会现象,古已有之且迄今仍然未绝。但“上访”及上访渠道的存在,似乎在向世人传递着,欲意纠正冤案错案的积极信息,传递正义尚未彻底死亡的有限信心。倘再反观中国那漫漫无常而又频然制造冤案冤情的悲惨历史,在那朝朝代代、频频更迭的历史时空之下,只因专制制度之劣根性特质使然,随之衍生出的不绝官吏腐败与司法不公,在那充满无尽黑暗的穷途末路之上,到底酿成过多少血腥冤案、致使多少家庭凄惨破裂,单从渊起于宋朝社会背景的诸多历史戏剧之文化信息中,始终力推力倡一躯“黑脸丑陋”的包拯——包大青天形象的殷切期盼与潜声呼唤,便略略可知专制制度下,那难胜屈指之冤案的不绝与社会不公的历史概貌。及至共和国“巍然屹立”于世界东方之后,再看那旷世“反右、文革”人为之时代创举,给人世所造成的深切灾难及其所引发的不绝如屡之上访情状,但凡是稍稍涉猎过没有司法、没有公正之社会历史者,有谁又曾从这堆积如山的“冤假错案”之中,还能再想见出何时的上访者塞途阻路,更有超出这般真实写照的旷世凄惨!
纵然是彼时之“上访者”,亦呈现着成群不绝、冤声载道、连片充宇之凄惨情势,可也从未听见过“无产阶级专政”,这部强大得不能再强大的机器,在彻底踢开公、检、法,仅以“革命名誉”一手遮天之时,曾有过将多少“上访者”,直接投进劳教场所的明显招摇事件。殊未料,跨入21世纪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,当其正“豪情万丈”、在“高歌猛进”创造“和谐社会”与小康目标之际,竟然又创造了这般的中国特色——在宪法昭然给人以应有自由之承诺,尚字迹未干、音犹在耳,便见那一群群“不违宪法”的上访者,却被屡屡地遭受拘押,继而又俨然变成了牢笼中的劳改囚犯!
直面这种现实时空下,将“以人为本、科学发展”推崇备至的今天,竟能有这般与“旗帜”、“道路”,这般与“人道”、“文明”全然格格不入的“惊人创举”——因上访就成了劳教犯!视之闻之,说什么都无法让人想得明白:上访申冤、坦陈胸意,遵章守法、信任政府,既不是聚众作乱,又不是造反夺权,咋就要断然判定他(她)们为劳教犯呢?
既禁绝上访,缘何体制又要层层构设信访办?
众所周知,在现实运转着的庞大体制结构之中,无论其存在的客观必要性到底如何,但于其政治实践上,从上到下,均无一例外、无一遗漏地设立有堂皇的“信访办”。倘以字取意,其存在的客观价值,亦即其规定性职能,就自然而然地应是关涉于民众信访的“办公室”;同时,也给人以昭然默认上访者群体之客观存在、且又有准备充分的欲意,要“坦然”直面这无法回避的客观社会现象;更无任何直将上访者,率然归入违法者一流,进而实行“专政”的任何政治故意的信息元素,潜然隐含在这间“办公室”里边。对于“上访者”及其行为,即便是体制当局,迄今为止,也从未有以法定文书的形式,广而告之过芸芸民众“上访不属违法”;但那汉字在现行体制上的一贯用法,就足于自然地给人以“不言自明”的暗示:信访办即政府专事接待上访者的不二“窗口衙门”!
但,问题的关键则恰恰在于:信访办——这种政府的“窗口衙门”,从其创设伊始,便具有着明显浓郁的“地方特色”;只负责横向上为同级政府“分忧解难”,绝无有纵向间上下级相通贯的“丝毫”管束权限。也正是这种紧紧寄附于同级政府、且又只对同级政府负责的天然属性,便决定了“信访办”所事所理的上访案件,均无一例外地表现为:该级政府行政辖区内,由现实体制运行过程中生成的诸多“行政瑕疵”——有失公平、公正的客观社会反馈。一句话,上访者即是在向其所隶属的政府的信访办,给政府的形象“抹黑泼脏”、揭露政府的“施政之短”。
直面这种客观存在的现行体制,及这种体制上明显无益民意顺畅抵达“天庭”的先天性缺陷,其终极结果,则必然是于执政者之功利与护短天性作用下的无尽搪塞、推诿及扯皮;继而又必然使得那件件旧案“理”而无果、新案又频频接踵而至;终使得原本就不顺畅的民意管道,于久而久之的冤情冤案激剧淤积之中,便垒积成了高高悬空于社会之上的一座座“堰塞湖”。置此情状之下的同级政府,却又因其“只顾及私欲与私利”的执政理念,再外加彻失监管、无人问责的残缺制度,即又自然地形成了:让官者棘手的“欲罢不忍、欲疏不能”之尴尬局面。接下来,唯有死守那“当天和尚撞天钟”之得过且过、只事充当维持会长的不二弄权心理,在日日默念着“阿弥陀佛”,祈祷官运的亨通永祚之中,更祈至少也由佛祖保佑别被那柄悬于头顶的利剑裁得太狠太惨!
倘若将此心理推而广想,那呈现于华夏神州的客观情状,必又是在此同情同势、同心同理、相浸相袭的递次感染之下,于宏阔无垠之行政网络中,自然地就要形成为一股逐级政府,均在“私利私欲至上”的私我意识作用下,唯事敷衍体制、苟且政务的汹涌黑色潮流、洪水般地恣肆泛滥于人间人世啦。相形之下,那些满腹冤屈、无奈无助,却又天真地日日“妄想妄盼”着正义与公平从天而降的呆傻上访者们,更是自然地就要于久盼不至的失望中,变成为一汪汪“动而难流”的淤积之水。即使其间偶有侥幸溢出堤外的少许滴水,却又陡然地被那“至高至上”且又直涉官者乌纱的“维稳一票否决”,给彻底地断送了缥缈希望,否决得竟然苦思不出于何处,才能找寻到“法制中国”的“青天大老爷”!
政治“维稳一票否决制”创设者的美意被亵渎?
政治上“维稳”的必要性与现实意义,到底缘起何处、关涉何域、实惠何方,实可谓是个令人茫然不知所云、难窥其效的宏大政略。但仅从“维稳”两字字意品味,略感自当存有不稳之因素在这之前,方才有这后起的“维稳”之高深倡意。但,不稳的潜或显形迹到底呈现在哪里,肯定不是识寡眼拙者均能读懂的治国大问题;倘将“上访”姑且视作“不稳社会形迹”之万一因素的话,那赫然地后加于体制之上的新生机构——“维稳办”,说什么在其被催生的历史使命及现实政治功能之中,都理应涵盖有关注“上访者群体动向”的现实存在之功效,及其可能与政治俱进、不断演化的诸多未知走向哩!
诚然,“维稳办”创建至今的现实成效,早已被主流声音所传递的无穷“辉煌政绩”,极尽限度地彰显于对上访者群体的“应有关切”之中;并客观地印证了其政治功能,在对“维稳上访者群体”的施政实践中,那钢硬得不留余地的“一票否决制”之施政斩截。但于此决绝的政治威慑之中,纵其创设者的初衷与意图,蕴含着多少不为人知、难让人解的“科学内核”、 “惠民善意”,但当其一旦直指当官者们的乌纱之时,那历史地盛产盛行于中国的“上有政策、下有对策”之恒亘定律,便就有了随势随机、全力调动而起的客观必要,应对政策的现实卓绝表演,亦就相机地应运而生:紧紧压制控死上访者的不择手段与“异彩纷呈”,以避“一票否决制”对官者乌纱直接威胁的挖空心思与奇思妙想,便成了现实时空下,私欲私利之无穷潜能与威力作用下,“对策博弈政策”的真实而又生动写照;且又蔚然地生成了屡屡源源不绝、景景独到的壮观“怪异花苑”。于这妄避乌纱风险之同时,那被嘎然截断堵死的上访言路,值此,也就俨然变成了一座座“民意堰塞湖”,变成了隔绝党群关系的“岿然劣性堤坝”!
当略经这般理析之后,便让人蓦然间,彻悟了一个现世极难搞懂的深刻道理:原来矗立于体制与社会之间的那些“民意堰塞湖”,之所以能够客观地存续于现实之人世,究其原本,均无一例外地与现实中那些太多的不该、但却现实存在着的“不该存在”一样,其始作俑者及罪魁祸首,皆为官者们以一己私欲,刻意地疯狂博弈“治国治党良策”、恣意藐视“民生民意”的无良恶行之所致!
更让人明晓了一个道理:无论高层所树的旗帜多么耀眼、所倡的理念多么炫丽,只要为官者之“为官私欲”不被约束、一日不灭,那“民意堰塞湖”所呈蔓延之势,便将会日益地隆然垒积。君不见,那屡屡见诸媒体的“上访悲惨遭际”,无论是河南省平顶山市,中级法院副院长与死者家属所签“保证判决疑犯死刑”的荒诞承诺协议;还是辽宁营口80岁援朝志愿军老人及北理工研究生年迈之母,尤以河南省于北京拘禁上访者之“黑院”为堪;仅因上访,便同遭无端幽禁、拘缉劳改的“反人权”事例……这桩桩件件,不应发生,但却现实存在的反人道且又藐视法制的“旷世杰作”,归根结底,均应归咎于肆虐私欲作用之下,那为应对上面政策、屡屡娴熟巧妙地与时俱进、因政治气候而不断变化着的“应对妙方”所致:政治上不是有一票否决制吗?为避那乌纱被一票否决的“仕途风险”,就给你来上一个网格密织的“言路阻隔”,直将每个潜在乃至彰显于社会层面之上的“上访者”,网死在其属地的时空里;“十八大”不是召开在即吗?那体制不是贯于追求“完美形象”吗?这就更使得那些畏惧“一票否决”者的仕途风险意识,陡然地倍増于空前的警示级别:但凡是上访者群体,尤以那贯访的“难缠户”为要,对其便俨若如临大敌一般。其结果,自然就是无论“上访者”干什么,只要是有所“蹿动”,尤其是“蹿动”到了“十八大”召开的首善之地,自然就要不分青红皂白,哪怕是探亲访友、诊治病疾、怡情闲逛……均要断然地一网搜尽,再继而投放至“劳教劳改”这方铁打的牢笼之中,直至政治风向的趋缓。
这样的结果,纵使不知让多少“上访者”遭受了人权的严重侵犯与人格的莫大侮辱;党和国家的声誉与形象,遭垢蒙污到了难于容忍的程度;政治“维稳”的权宜功效亦被缩水折扣得一塌糊涂……难道说这种情状,不正是全因那层层级级,既依附于体制,且又不知顾念呵护体制的、如蚁似蛆般的体制蛀虫们,眼中唯有大写的“私欲私利”这种为政心魔作祟所致?被“私欲心魔”彻然降服之后,“私利的最大化”便成了他们一切行动之终极依归;进而,也才“自作聪明”地窃信:只有将政治与社会、民生与体制之管道彻底阻断,及至最好黑上一方天地,就定能保得其顶戴花翎、保得斯荣耀名利!为此,就更要不择手段刻意地去构筑营造这道冲天屏障,妄求于这心存的侥幸之中偷安终生!
正因为在官者们的心里,普遍地潜藏着这种私欲私念的无尽萌动,便自然决定了他们,日日唯事垒积这堵“护官自保”之天然屏障的不绝动力;决定了在他们的眼睛里,压根儿地就不会有什么“理论”、什么“代表”乃至什么“发展观”之类的主流主倡意识;更没有了体制高层“空前关注”、但却一厢情愿的政治上的“维稳观”。
文及至此,让人如梦般恍然初醒的感悟即是:因体制上的天然缺陷所致,那些从上至下、层层级级的官吏们,由于被私欲私念彻底缚住了意识,左右着他们的行为,自然就完全地要异化于、本应决定他们取舍去留的人民大众;所以,在他们的眼中,自然也就没有了人民以及人民权利、利益;没有了民生、民意;除此之外,即使对于那决定其仕途沉浮、荣华富贵的政治当局,也是仅以投机者的心理,能哄则哄、能骗即骗,见风使舵、穷极谄媚;肆其混迹官场之始终的,唯有那挖空心思的敷衍上谕以谋取私利,绝无一丁点儿货真价实的当官为民之诚意。长此以往,也正因这种为官理念的邪风不绝、贼心不死,才最终形成了:“上层奇思妙想不绝于世,下级因情因势精心应对、屡屡地与时俱进。空留下一幅幅欺世怪像、旷古奇闻,聊充于世人茶余饭后的廉价谈资”!
然而,仅为“政治维稳”之尊严计——如果确有所值,对那些刻意阻绝民之言路、破坏政治维稳的体制之害群之马们,是不是也应尽数来个凌迟处死万遍千回,抑或推至午门之外来个“斩立决”,才不失政权的应有“权威”?至于那芸芸百姓之利益、之希冀,仅直面那一颗颗彻底丧透的人心,有与没有,还不都是那么一回事。
但,唯忧这政治与民意在没了关联、是非与曲直浑然不分的现实社会,终极能否争得与贪官污吏们这般屡腐不惩、屡贪难毙之同样的幸运,再苟续蹒跚前行之脚步呢?
至少,“维稳”于此情此状之下的“尴尬”,及无为之后的沉默,就潜涵着对腐败的无力与无助;更不能让国民从中寻得哪怕是一点点儿的振奋感!
井者言天  |  视域之声  |   新闻  |  直击 |  法制  |  访谈 |  视频  |  饮食  |  军事体育  |  生财之道  |  关于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