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西日报饮食休闲和新视域联袂服务社会 : :今天是: 设为首页

关注TOP50排行榜
1
画眉鸟眼水图解[[12-10]]
2
我们都爱笑:陈浩民遭整蛊笑料[[06-18]]
3
我们都爱笑:狐狸姐比武招亲敖[[04-30]]
4
快乐大本营:俞灏明任家萱短信[[02-27]]
5
我们都爱笑:关智斌颖儿情侣智[[07-23]]
6
保德县企业肆意排污 监管部门[[06-25]]
7
忻州保德县:无名“硅钙”厂排[[09-16]]
8
视频: 2008年北京奥运会[[05-17]]
9
我们都爱笑:金世佳遭整蛊献吻[[07-16]]
10
我们都爱笑:乔任梁电梯搭讪女[[05-07]]
11
《我的校花妹妹》主演: 王博[[08-22]]
12
我是演说家:梁植致敬邓稼先 [[07-09]]
13
“维稳”出状况:上访者竟成劳[[12-18]]
14
自然传奇:史前公园 1[[08-02]]
15
[亚运会]宁泽涛 孙杨亚运男[[02-04]]
16
“守逾相宜”国民意识自觉性[[05-21]]
17
“国字号”央企:中国高官的自[[10-17]]
18
“布衣韩寒”:身遁体制也挨枪[[08-26]]
19
《暴力行动:飞夺运钞车》主演[[02-11]]
20
快乐大本营:佟大为耍心机 邓[[02-13]]
21
[拳击]WBA/IBO中量拳[[11-24]]
22
民族要复兴:重中至重在路径[[03-25]]
23
临县安业乡:敢趁不备越民宅 [[05-11]]
24
动画恶搞阿尔巴尼亚队 门将扑[[06-16]]
25
“民生意识style”:泰山[[05-24]]
26
“囤房族”不死难“复兴”[[03-25]]
27
攸关国家民族存亡:中国势将动[[03-29]]
28
优酷全明星:闫妮爆笑讲述呆萌[[07-04]]
29
愿景百年:为何竟能今同昔?[[01-21]]
30
《猫城记》:记述的为何皆人事[[01-25]]
31
视频:老板嫖娼令员工望风 遇[[03-08]]
32
特警力量[[01-14]]
33
中国星跳跃:三美同台黄圣依杀[[02-20]]
34
天天向上:制片人专场 唐嫣谈[[01-28]]
35
我们都爱笑:李易峰 肖旭爆笑[[04-05]]
36
视频-Hot Sauce20[[12-27]]
37
人民时评:人们何以“仇富不仇[[03-07]]
38
我们都爱笑:小沈阳化身锦衣卫[[06-04]]
39
捕捉鲶鱼的几种方法[[09-21]]
40
中国好声音:那英队四强全是美[[05-28]]
41
中国最强音:章子怡示爱选手 [[01-29]]
42
自然传奇:史前公园 3[[08-02]]
43
天天向上:五周年庆周笔畅回娘[[02-12]]
44
壹周立波秀 词说2013 债[[03-04]]
45
我们都爱笑:锦荣遭美女献吻羞[[04-24]]
46
东莞连发疑似中毒事件食药监局[[11-28]]
47
妻子的谎言[[12-16]]
48
百变大咖秀:谢娜饰茜茜公主 [[02-25]]
49
忻州保德南河沟乡:救命口粮无[[04-23]]
50
时势造“奇才” 上帝都无奈[[11-28]]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视域之声 >> 阅读文章
啃地政府:勉力苟延终何年?
——36个地方政府3.85万亿债务兆吉凶:
来源:新视域 作者:任新  发布时间:2013-09-22 查看次数:6490    [参与评论]

        【新视域9月22日网文】跌跌不休的中国股市,其经济晴雨表的功能,于长久麻木钝化的情状下,终于逻辑性地真实反映了一次中国宏观经济形势的不乐观方面:数额颇巨的地方债务,即便是人为制造缩水后失真的表述,竟也比肩了美国次贷危机的负面严峻;保守得不能再保守的官方数字,亦未能逊色于大洋彼岸美利坚的福特汽车城底特律。然而,事实终归事实,比附只是比附,唯有那些客观存在着的山大巨额亏空,堰塞湖一般悬空于国家民族头顶之上的累卵之危,却是个说什么都躲不开抹不掉难敷衍的现实恶性肿瘤——“我国城市不会因地方债务破产”,即是人民网—人民日报海外版,于2013年8月5日,曝情于网端的宽慰文字。“36个地方政府,略计3.85万亿的银行借贷”,虽然仅仅只是这恶疾的冰山一角,阅后却因此曝料中的诸多怪象,不禁使笔者满腹的狐疑,油然浮生于愚钝的脑际:
         怪象之一:速度快慢总相宜
        “经济换挡不能失速”,即是该文的第一标题。接着便是“当前中国经济存在的地方政府债,影子银行等风险因素,令市场信心下降,专家指出,信心缺失会加速经济下行,形成恶性循环,有百害无一益”。
        随之,相关中国经济的增长速度问题,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王一鸣,于文中却有着更加另类的权威高论:“中国经济增长正处在换挡阶段,从过去两位数的高速增长,从国际经验看,一个国家或经济体在经历了较长时间的高速增长,都会有一个经济减速或者调整过程。研究表明,中国潜在增长率正下移到7%——8%的区间,上半年经济增速仍处在这个区间”。“经济一旦失速进入惯性下滑轨道,信心缺失与经济下滑就会形成恶性循环”。
        凝神感悟这来自庙堂之上的官样文字,给人的感觉即是:无论中国经济的状况怎样地不断变化、怎样地演绎迂迴,似乎无一例外地均在其事后自我评价的合理化掌控区域。然而,当“实事求是”一旦惨遭自诩理想政绩的无情贬弃、挤迫得难觅真迹之时,纵然是过往的届届班底,执政伟绩怎样地煊赫炫人,神州盛世又是如何地处处写满着莺歌燕舞;但,被时间无情而缜密过滤后的神州六合之中,唯唯仅剩下那于现实中不断日积月累的如山般负面垃圾:行业产能严重过剩、资源环境破坏浪费颇甚、国家财力物力惨遭耗损……如此不胜枚举、无法估量的沉重民族代价,徒留下那座铁打的衙门,如蚁群聚集其中的流水般官吏们,却不知于击鼓传花那般没有定数的政治魔幻中,那种难谓幸运的随机责任,当由哪届哪副倒霉的孤肩担起、且于何年何月用何种绝技,方才能将之复归起始、统统地填平补齐?
         怪象之二:越俎代庖皆因利
        “城市不会因债务破产”,被该文用作第二个标题。“去年底的数据显示,36个地方政府债务总量为3.85万亿元,其中,银行贷款占比高达78.07%。随着财政收入和土地收益增长放缓,地方融资平台进入偿债高峰期,人们担心地方政府性债务,不会酿成次贷危机”。
        网文,由此这般地提出问题之后,王副院长又被迫适时地从象牙塔发出了标准的“主流”声音:“中国的地方债务最终大都形成了实物资产,而不是消费”(黑体由笔者所加),“中国不太可能出现像美国底特律那样政府破产的城市”。由此司空惯见的自信斩截,所昭然诠释出的独家道理即是:中国特色的中国政府与城市,怎能如此不严肃地将后者随意视作“红色”事物的低级参照系、怎能这般不负责任地任由将它与资本主义较相比拟?政治化的问责固然有其必要,但,由此不存争议的“物化地方债”:无论是城市道路、豪华衙门、奢侈绿色、炫世夜空……这林林总总的“非消费性”地方融资平台的建构特色,为何使宗旨堂皇的“人民政府”,竟能对之充满那般浓厚的兴致,那样难以阻挡的投资冲动与无比坚定的践行热情,则更是个意味深远的时代命题。
        尤其是对于那些财政收入岁岁既定、皇粮国税年年有增、稳控悠拥一统江山、历来标榜“为人民服务”的地方政府而言,竟然也被商品经济的汹涌浪潮,浸淫得通体铜臭:全然不事社会与民生的本真诉求,愣是要摇身变换作被主义所不齿的“法定商贩”,将社会事务中有利可图者类统统地揽尽兜净,且未忘,还要不失时机地巧趁现代商行业信用的中国特色:谄媚权势、笃信政治的时兴邪气恶风,直将肮脏罪恶的黑手,毫不犹豫地从土地上短暂抽出,又无所顾忌、贪得无厌地伸进了国有银行的硕大钱库,去大把大把地“借贷”那嗜血如虎狼、逐利似苍蝇的大头债务;诸如此类的“旷世杰作、时代豪举”,倘要追究其深层目的与用意,恐怕是除了满足私欲的短期得过且过、尽享眼前的风流潇洒之外,再无人去想他管他不日之后讨债阎王的上门追逼索命;思他念他当地百姓现实生活中的诸多窘迫与凄凉;忧他虑他子孙万代将来的安身立命!
        问题,最最严重的问题则是,在依凭此等至上至优、得天独厚的专断社会条件,以尽情张扬其手中无比强大权力的同时,政府的另一只罪恶之手,却依旧在一刻不停地屡屡靡费着民族的宝贵资源、贪婪地啃撕着国家之柱基、民生之命根——大片大片的保命土地!
        倘将其两手所事所求、所获所弃叠加在一起,轰然间托衬于世人眼前的政府形象,难道说,不正是俨若一头呲牙咧嘴、血口喷张、眼冒绿焰、疯狂吞噬钞票白银的凶猛巨兽?不是个恶透狠支民族未来、“吃祖宗、卖莹地”的败家子劣行?纵是这般满世招摇、肆无忌惮的畜生形迹,殊未料,所赢得的官定判断与结论,却是不能遭致美国底特律城市破产的同样命运!原因,除了其超然商品经济规律之上的高蹈独步,自然地还因其有着与体制密不可分的天然贵胄身份,有着注定不惧百姓指戳诟病的无上权威。
         怪象之三:同病频发屡难医
        “需要严控地方债务”,于这文章的第三标题之后,即是借用鼎鼎大名的尚福林,这位将中国股市搞得怨声载道、一塌糊涂,唯铸IPO高大丰碑,于数万股民养命血汗钱损蚀得惨不忍睹、哀嚎泣血之声一片的悲情惨景下,恬然孤寂凌空之外,却幸得国家奖赏,春风得意地荣膺银监局首长的高层理论:“具体来看,要控制总量、分类管理、区别对待、逐步化解”。“……对一些消费性的财政性支出债务,要让地方政府逐步剥离出去,”倘要依此高论,再去深度质问尚主席一句:当该怎样地剥离,才能让政府抽身出来?未曾料,纵使览遍阅尽了整篇文字的纵横行间,却终未能找寻到相关“抽身”、“剥离”只言片语的实用性、逻辑性下文,唯剩林勇明高空建议的“医病”药方第五味:“让民间资本充分进入基础设施与公共服务建设领域,鼓励民间非盈利公益性组织的发展”(黑体由笔者所加)。
        当笔者的拙眼再再次映入此等源自庙堂且绝对典型的、站着说话腰不疼的轻松吆喝、足令世人闻之哈腰捧腹的“象牙塔智慧”,纵然是举国民众的大脑,已被现实环境浸透了无尽的“幼稚天真”,却能惯性地识别出,这般举措仍不失为体制中权柄掌控者,向来笃诚遵循的施政思维与接续路径:但凡是政府、国企搞砸弄僵的局势面前,却总能屡屡历史巧合地想起“民企、民资”这帮庶出弟兄,并寄望其充当收拾残局、抗挣既倒的廉价救援队。每当沉痛地追溯起这些历史性的历历笑瞥,沉痛的忧虑即是:真不知这些整日养尊处优的大头“智囊”团队,是否曾经做过切身的试想:试想想那屡喊狼来了的坏孩子,最终当将怎样地直面世人的屡屡嗤鼻?
…………
        由地方债这一冰山微角所引发的上述未尽怪象,充其量亦不过是当今中国社会的纤屑但却遍存的生动花絮。然而,即便就是这些微乎其微、微不足道,却以其生动与鲜活,时代性地诠释了一滴水即可折射阳光的大众哲理;就足以向世人昭示出个沉重的忧虑:凭靠啃食土地,且同时又向银行大肆举债的政府,难道说,于这架庞大无际的体制机器而言,其零伪饰的客观真相,真的就仅仅只有这区区36个城市?即便就是这仅仅的36个城市(因不明其市容实质),倘依山西十一地级市建构一省的规模推论,接近山西三倍有余幅员的涉牵面积,是不是可以说,真正地空前了中国悠久的历史?倘若没有封杀其啃途食径的意识与绝决,不具亡羊补牢的清醒及警觉,愣是一味地放任其照此食速食量啃食下去,那较之数十倍辽阔幅员的神州大地,那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河流、山川、土地,恐怕充其量也不能供其毫无节制地啃食到地老天荒吧?
        倘真如此,直涉平头百姓那不具“核心价值”的草根生计,纵然现实地存在着难以维系的严重危机,却倒还在其次,因为,充其量这一切的一切,只不过是些鸡毛蒜皮之琐事,唯有那个关键之关键的问题:即是那为主流所力倡劲推的“神圣理想之天国”——红彤彤的主义,就只能挪窝移地,另择其他的星球从头始建啦!
        这种结果,倘用“核心价值”的标准视之判之,真不知当该是凶,还是吉?

井者言天  |  视域之声  |   新闻  |  直击 |  法制  |  访谈 |  视频  |  饮食  |  军事体育  |  生财之道  |  关于我们